六月,等我。

© 望江不才.
Powered by LOFTER

『魄魄』《沪申旧事》(肆)

#民国私设AU

#纯属虚构,如果有歪曲历史欢迎魄魄们提出!

#不晓得能不能继续更下去,欢迎大家来催更,你们的催更就是更新的动力!

————

“头儿,人已经派出去找了,只是……”

“只是什么?”

“派出去封城的人都被撤回来了……”

“撤回来了?谁给他们的胆子?”

“不是,我们都是头一手栽培出来的,当然不敢给您掉链子……是那个日本将军非要我们撤回。”

又是佐助一郎。

吴映洁感觉自己的头骨快炸裂了。

“佐助一郎——哦不,佐助将军难道不知道我们要抓共产党吗?”

“我们当时也是费劲口舌了,可是他们还是执意要我们撤,我们也是没办法,况且——”

“行了,你先下去,让我想想。”

“...

我一直都在等,你们婚期公布的那天。

就算一辈子保持原样也没关系,因为啊,你们就是爱情想象中最美好的样子。

不要怕,大胆向前走,你们的背后,有我们。♡

哎呀,莫名其妙粉丝就一百了,很感谢大家的支持。

我也不晓得福利这种东西要怎么弄,那就欢迎大家在评论里发表,点梗或者想看小甜饼之类的都可以哦。

范围限定,魄魄,月红,云蝉,yanee。

感谢你们!爱你们呀!比个腰子。

『魄魄』《沪申旧事》(叁)

魄友们,现在发生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可能是因为第三章尺度有点少儿不宜,然后就被封了Word妈……

但是我坚强我不哭。

想要看第三章的小可爱们请戳这里!!!https://shimo.im/docs/xyOICf7F3vQ8t2Ll

额外赠送:

第一章链接:http://wangjiangbucai.lofter.com/post/1f550498_ee7912c4

第二章链接:http://wangjiangbucai.lofter.com/post/1f550498_ee799494

然后吧,我只想说其实并没有车,真的没有车。

但是我想给你们立一个flag,有朝一日我一定...

『魄魄』《沪申旧事》(贰)

#民国私设AU

#纯属虚构,如果有歪曲历史欢迎魄魄们提出!

#不晓得能不能继续更下去,欢迎大家来催更,你们的催更就是更新的动力!


(壹)


————


上海办事处,早上。


吴映洁把手头一沓文件狠狠的往桌面一砸,掷地有声,昨天她审了一夜捉回来的那个女人,最终结果判定,她确确实实是窑姐儿,昨天纯属是接客而已。


“头儿,组织来电话了。”


“接。”


吴映洁拿起电话后更火大了,因为上头听说她捕获了共产党的接头时间,本来对她是寄予厚望的,结果损了夫人又折兵,给旅店带来了迎客的不良影响不说,而且还得罪了北平第一富豪的小公子,这通电话足足打了一个钟头,最后丢下一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人...

『魄魄』 《沪申旧事》(壹)

#民国私设AU

#纯属虚构,如果有歪曲历史欢迎魄魄们提出!

#不晓得能不能继续更下去,欢迎大家来催更,催更就是更新的动力!


————


民国时期的上海是繁华之都,各种装潢华丽的店铺在街道两旁一字排开,林林总总的小贩走街串巷的叫卖声络绎不绝,其中有一种是童声的卖报声,这种工作是那种没钱读书的孩子做的,而他们稚嫩响亮的声音正是他们吸引客源的最佳方法:


“号外号外!佐助一郎协上海办事处共同剿匪,坚决打击共产主义!”


一辆黑色汽车在街道缓缓行驶,又突然停下,后座的车窗被摇下来,坐在里面的男人对着卖报童挥挥手示意他过来,用低沉的嗓音问他:


“小朋友,报纸多少钱一份?”...

『云蝉』《这个貂蝉有点凶》(中)

-不是淑女的貂蝉,不是君子的赵云
-腹黑将军VS鬼马小偷
-私设如山堆
-严重扭曲历史!!!请自带慧眼观看


(上)


清晨的暖阳照在房内暖洋洋的,貂蝉翻过身,昨晚腰酸背痛的感觉毫无一丝减退,貂蝉松了松筋骨。

啧,真疼,那混蛋也不知道轻点。

貂蝉摸到空的被褥,身旁的人不知所踪,抬起的眼神里闪过一抹惊讶,很快又平复如初,双眼不停的向四周扫过,在原处呆滞了许久,黯淡的眼神差不多要把墙看穿了,最终她还是收回了目光。

扯着被子盖过头,抱着他枕过的枕头,她昨日的纱裙早就被撕成碎片,雪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犹如刚煮熟的鸡蛋蛋白般一丝不挂的光滑。

风从窗外吹进屋里,吹开了罗帐,床头前侧椅子上放着一...

广东广州

别人的园丁都热衷于拆椅子,我的园丁只是觉得解密码好使就用了。
可能我是假的园丁,,,

『第五人格』《论杰克大人的百年往事》.END

#个人脑洞,贴合游戏的恐怖气氛

#私设预警!私设预警!私设预警!

#杰克大人这个造型真的超带感!为网易疯狂打call!!!再表白杰克大人的小细腰!!!

01

寂静的庄园上空永远弥漫着让人窒息的黑暗,残壁断垣坐落在庄园的每一处,乌鸦盘空,漠视着一切。它们也不知道在这里存在了多少年,或许十年,或许几十年,一批又一批的无辜者为了生存从它们的身边仓皇逃跑,它们静静的立在这里,见证了无数的生死角逐,无数的逃生者面对“死亡”的抉择。

有人绝望,有人幸运,有人胆怯,有人因此永生被困在庄园里,有人凭借自己的胆大心细逃出生天。

很少人知道这个庄园的存在,因为它意味着不详,意味着诅咒,没人知道它存在的...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