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魄』和作业争风吃醋的白小爷

-个人娱乐产物,不喜勿喷。

-不时更新。

From.吴小姐的第N次成功调戏白某甜系列

微信上:

白:鬼鬼,在吗?

鬼:我滴妈呀,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屏幕那头的吴映洁从堆积如山的作业中抬起头,扶了扶鼻梁上简约款式的金框眼镜,看见时钟不偏不倚踏正九点。

白:问你个事。

鬼:有事儿就说呗。。。这么严肃干嘛。

沉默了半个小时。

白:你还带着我送给你的眼镜吗。

吴映洁正在攻克一道非常难的奥数题,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通知的铃声打断了思路,吴映洁懊恼的揉乱自己的发丝,噘嘴夹着笔,在屏幕上哒哒哒的打字,用力的手指差点把屏幕戳碎。

鬼:出来一下,我在你宿舍楼下等你。

白敬亭心中暗道不妙,刚想打个电话过去,但是吴映洁一接通又挂了,火急火燎的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急急忙忙的出门。

白敬亭的室友魏大勋蹲在电脑前,对终于刚打通关长舒一口气,看见刚要出门的白敬亭,魏大勋露出酒窝的笑脸对着白敬亭问好。

“诶,白——”

“砰!”门下一秒就狠狠的关上了,只留魏大勋呆萌的自我凌乱。

什么毛病嘛,有女朋友了,现在连基友都不管了!?

白敬亭刚出宿舍门,昏黄的路灯下一抹窈窕倩影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白敬亭心疼的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敞开自己宽大的外套,将娇小玲珑的吴映洁妥妥的拢在怀里,吴映洁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直到她闻到了白敬亭身上专有的味道才安心。

“打住。”吴映洁推开白敬亭。

“怎么了?你不喜欢?”白敬亭有点委屈,明明吴映洁以前最喜欢窝在他怀里玩手机了。

“你今天干嘛了啦,明知道明天就开学了,你这大晚上的还打电话来骚扰我。”

吴映洁语气中带着一丝温怒,但因为她是台湾人,加上原本奶甜奶甜的声音,就算生气让人听上去倒像几分撒娇。

“我——”

白敬亭词穷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吴映洁是聪明人,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白敬亭的语气中都透着浓郁的醋酸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

白敬亭眼疾手快,扶住差点笑趴的吴映洁,白敬亭本来心中就不爽,被吴映洁这么一嘲笑就更加愤愤不平了。

此时,吴映洁边笑边倒在白敬亭的身上,白敬亭好气又好笑的偷偷搂上吴映洁的腰,白敬亭的大手裹住吴映洁的腹前,柔软的腰肢被白敬亭圈在怀中,白敬亭此时力道收紧了几分,低头闻着她秀发的芬芳,馥郁的香气缠绕成一根丝线,挑逗着白敬亭欲望的内心,要不是碍于两人还没结婚,他早就将她就地正法了。

“喂白敬亭。”

“干嘛。”

“你吃醋太明显了。”吴映洁突然一脸严肃,对上白敬亭错愕的眸子,温暖的小手捧住白敬亭被风吹的冰冷的脸庞,距离有多近凑多近,白敬亭脸红的比熟透的苹果还红,瞳孔震动,飘忽不定的眼神在告诉吴映洁。

她再次调戏白敬亭成功了。

“我爱你。”

还没等白敬亭反应过来,吴映洁双手撑着白敬亭的宽肩,借力踮起脚尖,在白敬亭唇上如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以后不许不分青红皂白的乱吃醋了哦,不然我能让你心跳赶上坐火箭。”

吴映洁俏皮的wink一眼,离开了白敬亭的视线,心满意足的蹦着回家。

评论(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