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魄』 与罪歌.01

-个人娱乐产物,不喜勿喷。

-民国私设.OOC.AU

吴映洁坐在自己经营的药材铺里翻看账单,门口掌柜踉踉跄跄的跑进来,气急败坏的喘着粗气。

“不好了,大当家的,外面来了一大支军队,嚷着非要见你。”

吴映洁放下手中账本,揉捏着太阳穴,秀眉紧锁。

蒋介石到处抓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知道是听了谁胡说八道,一口咬定上海有地下党,闹的是人心惶惶。

“让他们进来吧。”

“这……”掌柜犹豫了,因为外头不仅来了军队,门外还站着一位上校,听说他还是蒋介石亲自提拔的。

“怕什么,我们做的都是正经营生,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查。”吴映洁大声呵斥掌柜,实则是说给门外的那群人听的。

白敬亭此时来到门前,听到她这番中气十足的话,表情略为诧异,估计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鬼氏药材行”竟然是一个女人撑起的。

“请问是鬼老板?”

吴映洁冷冷的扫了白敬亭一眼,看见他肩膀上的上校勋章,眼角快速浏览门外人数,悠悠道:“不知白上校这次前来寒舍,有何贵干?”

“也没有什么大事,例行公务而已,还请鬼老板配合。”

“噢,那不知你们这次是抄家还是要抓人?”

“我们只是想看看贵地有没有共产党的线索,搜完就撤。”

吴映洁没有说话,波澜不起的眸子里泛着寒光,刮在白敬亭脸上,白敬亭竟有种凉嗖嗖的感觉,直到看见见吴映洁走去后堂,那种彻骨的寒意才逐渐消退。

“搜。”

“是。”

说罢,白敬亭掠起通向后堂的帘子,看见吴映洁站在池塘旁喂鱼。

“我错了。”

“错哪了。”

“我不该冲撞夫人。”

白敬亭的手臂稳稳的圈住吴映洁细软的腰肢,低头贪恋的嗅着吴映洁头发的味道,独特的芬芳沁入心脾,吴映洁冷漠的往池子里撒鱼粮,一双如玉般光滑的藕臂上还有几道浅浅的红斑,白敬亭潋滟着痴醉的眸子露出几分心疼之色,轻轻的抓住吴映洁刚撒完鱼粮的手臂,低头温和的吻着那几道他留下的红斑,低沉的声线钻入吴映洁的耳里,温和又舒适。

“昨晚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不痛。”

吴映洁放下手中的袋子,偏头后倚着白敬亭宽厚的怀抱中,白敬亭欣喜的看见,吴映洁眼底缱绻柔情,下一秒耳朵却被吴映洁狠狠的攥在手心里。

“你现在胆子大了,连我苦心经营的生意都敢动。”吴映洁又凑近了几分,语气加重:“是不是?”

白敬亭的耳朵被吴映洁拽着,可是用力不大,所以头只是微微歪着,语气中溺着无限的宠爱。

“夫人,痛。”

“装模作样。”

吴映洁推开白敬亭,大步的穿过药材铺的前厅,上了白敬亭开来的车子,司机看见吴映洁吓了一跳,话都变的结巴了。

“夫夫夫人,您怎么在这?”

“开回家里。”

“那上校怎么办。”

“让他等一会能死吗。”

后来,白敬亭是自己走回家的。

白敬亭洗完了个温水澡,真丝睡袍衣领微微敞开,胸前肌肤结实优雅的线条尽情暴露,吴映洁鼻梁架着一副黑色细圆框的眼镜,坐在床上看书,白敬亭看见床头柜的老位置上果然放着一杯热牛奶。

“这是给我的?”

“药材铺离家不近,喝了牛奶能好睡一些。”

白敬亭嘴角自然的勾起一道弧度,牛奶的热量隔着玻璃杯传到手心,白敬亭又想起了新婚的时候,吴映洁也是天天在床头摆一杯热牛奶,只是后来工作越来越忙,白敬亭在家里过夜的时间也少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吴映洁还记得他过了十二点就睡不着的毛病。

“既然心疼,那干嘛还这么罚我。”

“睡觉。”吴映洁摘下眼镜,拉下台灯的开关,真的倒身睡下了。

白敬亭一直知道“鬼氏药材行”是吴映洁白手起家打拼下来的招牌,只是吴映洁一直都没在白敬亭面前提起,也从来不肯让他插手,直到后来他看见了其他夫人向自己丈夫撒娇时,他突然想起来,吴映洁从来没有这么依靠他,她的身上一直有一股韧劲,白敬亭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也是这种感觉魂牵梦绕,扰的他吃什么的吃不香,睡也不好,最后只好将她娶回家,相思之病才得以延缓。

白敬亭偷偷的看着她,呼吸有规律的匀称,果汁般水灵的肌肤在朦胧月光下镀了一层薄薄的光圈,白敬亭低头在吴映洁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一夜,他们都睡得很安稳。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