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红』 再无月红

-脑洞太大,若不符合原剧情,勿喷

-有一丢丢私心。

“你不信我?”

涂山红红火衣如旧,飞扬的棕发掩住她的眼眸,风吹响了脚腕的铜铃,清脆的叮铃声在一片死寂的废墟里格外响耳,东方月初一气道盟的道袍早已破烂不堪,他坐卧在地上,用手勉强撑着半个身子在硬撑,嘴角的微笑擒着一丝血色,他欣赏着她凌驾空中的模样,威风凛凛而又霸气侧漏,就像初识时那样惊艳。

“哎呀,妖仙姐姐你就别解释了,你屠杀一气道盟弟子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就算你本领滔天,但你只有一张嘴,众口难调,你还是放弃吧。”

东方月初清亮的眼眸中仍旧是玩世不恭,他自知自己无力站起来,干脆躺在地上翘着个二郎腿,两撮蟑螂须状的呆毛高高的直立又弯下来,悠哉悠哉的样子像一根根刺,用力的绞着涂山红红的心。

为什么连你也不肯相信我?

对于一气道盟门徒在涂山脚下被荼毒的事情,她只不过是一个过路人,碰见这件事情她也很惊讶,她先是迷茫的呆滞了几秒,直到一气道盟将她整个人围起来的时候她才恍悟。

她中计了。

“我不想解释,你们走吧。”

“那可不行,狐妖姐姐,现在人人都知道能与涂山妖孽匹敌的也就只有我的虚空之泪。”

东方月初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抹掉嘴边的血丝,苍白的面容展开一抹笑容。

“我们要是不打一架,那也说不过去吧。”

“臭蟑螂!我们涂山待你不薄,为何你要胳膊肘往外拐,竟然帮着这些牛鼻子老道!”

没想到,涂山雅雅平日奶声奶气的音调,骂起人来竟还有声有色,东方月初摇摇头,果然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涂山雅雅觉得自己被蔑视了,刚想发作,却被涂山红红打出圈外。

“不得莽撞!”

涂山雅雅是她的亲妹妹,她不容许自己的妹妹有任何差池,当她看见一片黑漆漆的人头在山脚下涌动的时候她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了,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她更不能让雅雅出事。

意外可以发生,但是涂山不能没有领头羊。

“东方月初。”

涂山红红疏远而冰凉的称谓,让东方月初嘴角的笑意更浓郁了。

“是不是我杀了你,你们一气道盟就从此不再扰我涂山!”

“是。”

“来吧。”

涂山红红默默凝聚妖力于手上,等着虚空之泪的到来。东方月初无所谓的拍掉身上的尘土,人影一晃,光速来到涂山红红背后,踢向涂山红红的后背,涂山红红吃了一闷招,立刻反身还击,怎奈却让东方月初擒住双手,翻转到背后动弹不得。

“看来你到了一气道盟的日子里,没少练好功夫。”

“那当然。”

东方月初执起她的右手,送到唇边印上深深一吻,这个举动出乎涂山红红意料,五味陈杂的心情油然而生。

“杀了我,就现在。”

正在涂山红红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东方月初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伏在她温软的颈窝深处,右手悄无声息的攀上她杨柳细腰,低沉的声线以只有他俩能听到的音量,冷不防的传入涂山红红的耳里。

这一刹那,水雾氤氲着她的双眼。

她回头看着他,他仍旧笑着,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腕,她凌乱在他溺着星辰的眼眸里,下一秒,涂山红红素白无瑕的玉手穿透他整个胸膛,大量的血液溅在红红的皮肤上,染出一朵朵血花。

坠落的瞬间,她整个人都被圈在他温暖的怀里,涂山红红润红着眼角,将自己与他无限贴近,在他的额头上回报他刚才的一吻。

“二货道士,你的命是我救的,你是我的,整个人都是我的,我不准你死。”

百年后,涂山无恙,繁花依旧,苦情树飘落下粉色的花瓣,见证着涂山的跌宕起伏。

物是人非,细水长流。

涂山已易主,世人再不闻涂山红红或者东方月初,他们的故事都在那日的大战静止了,落崖后无论是一气道盟还是涂山都没有找到他们的遗体。

民间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们死后被洪流冲走了,有人说他们没死,只是隐居山林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更有人异想天开,说他们感动了上苍,被菩萨收了去做了真神仙。

各种说法人云亦云,究竟真相如何,大家无所探究。

但是我们只愿他们一切安好,他们若好,我们便无愿。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