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魄』 与罪歌.06

夜晚,河岸边凉风习习,魏大勋即使披着一件毛绒绒的斗篷,身躯还是抵不住凉意,微微一颤。

“别动。”

魏大勋颈后一凉,一把精巧的匕首架在他脖子上。

“我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原来是你。”

“呵,我倒不知道魏科长已经到了利益熏心的地步,连自己的兄弟都能置于不顾。”

“你就是为了那个孬种来跟我算账的?”

劫持魏大勋的是个女扮男装的女人,只是她帽檐遮住了脸,让人看不清她的长相。

“别转移话题。”

“他不是死老婆了吗,这俗话说得好,鸳鸯专情,一只死了另一只也紧跟其后——”

说着说着,女人的力度明显加紧了几分,薄薄的刀刃刺入他的皮肤,魏大勋笑着,举起双手,摆成投降的样子。

“白敬亭再如何不济,也不比你差,而且我来不是听你废话的。”

魏大勋啧啧摇头,语气极其轻浮:“你要是真这么紧他,只怕你们夫妻早就拨开云雾见月明了,还轮得到我在这废话吗?”

女人放下匕首,熹微的弱光照在她清秀的脸庞上,没错,吴映洁没死。

奸商最为人痛恨,他们处事圆滑,见风使舵,若是每个痛恨奸商之人都给他们一刀,那么吴映洁早就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堆烂肉了。

试问如此奸诈的商人,又怎么会轻易拿自己的生活去豪赌,更何况是在她尚未施展抱负之时。

不过吴映洁之所以能逃脱的如此顺利,魏大勋自然是功不可没,在潜入偷窃名单之前,吴映洁早就对身边的人起了疑心,于是就偷偷的把“鬼氏药材行”里存的银子取了出来,她深知国民党内部腐败的这一点,于是她凭借自己的经济实力,买通了上海军政处上下的有关人员,包括魏大勋。

“这里只有解放区的吴映洁,他的鬼儿已经死于枪决了。”

“可是今天你还不是亲自救他了?”

事实确实如此,她知道魏大勋想害白敬亭,更知道他此举是意在沛公——他想把她引出来,然后一网打尽。

事实上,魏大勋成功是成功了,但可惜他的对手是吴映洁,这个女人是老奸巨猾的狐狸,他不该惹,也惹不得。

魏大勋直接戳穿了她,吴映洁表情有点不自然的别过脸,酝酿了一会,才组织好语言。

“总之,你要是动他分毫,我定让你难看。”

吴映洁丢下一句毫无感情色彩的话,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我劝你最好先别打他的主意,至少在他的价值被我利用完之前,你都不能动他。”

-

剧转废,大家凑合着看吧,我先去上吊冷静冷静了。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