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魄』穿越时光的代写情书(脑洞有点大)

Dear 魄:

  这是一封来自2088年的信,是一封70年后的信,也许唐突,请容我说完。

  我们这里很好,中国的山河依旧华美,我们这里新的领导人已经解决了能源问题,我们有取之不尽的能源,这里的空气其实很甜,我想您们应该会喜欢的。

  我是一个说书人,我讲过的故事千万种,但唯独这个故事有点特殊,因为这是一个关于白爷爷和鬼奶奶的故事。

 听说,您们年轻时是明星,爷爷很帅气,奶奶很漂亮,事实上你们二位老后的样子……也很好看(原谅我词穷了)。

  爷爷,奶奶现在过得很好,还是那么可爱,她还是喜欢跟我们这些小辈开玩笑,喜欢时不时向我们耍赖……其实这些是在2088里的您托我写给您看的。但是我的本意也差不多。爷爷啊,噢不,白敬亭小哥哥,求您别那么慢热了,你会后悔的,你真的会后悔的,我以一个作为亲眼目睹你们二老下半辈子的爱情日常惨状的身份保证。你真的会后悔的。

  您想知道晚年的您过的怎样吗?

  爷爷,奶奶其实不曾向我们提及您,也从来没有说过与您之间的所谓“爱情故事”。不过这句话我只敢说给70年前的您听,也只能说给70年前的您听,我怕要是推后几十年,惹得您心脏病复发,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我也不敢做您二老之间的罪人。见谅,见谅。

  我记得您曾说过奶奶最爱向您撒娇,也许您当时没有发觉,我看见您脸上分不清是皱纹还是褶子,它们堆积在您泪痣上的眼角边。在我的记忆中,貌似爷爷只要提起奶奶,脸上无论褶子还是皱纹,都会跑出来,是啊,我忘了爷爷是个爱笑的人,或者说,只要遇到奶奶,他就是个爱笑的人。

  白敬亭小哥哥啊,说起来你不信,你们年轻时擦肩三百五十六次,对视七万八千六百零七次,在一起的日子,似乎寥寥无几(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你,我是瞎掰的。)。

  您曾多次向我抱怨,您说,要是您能早点发觉,早点抓紧来之不易的幸福,会不会日后就能少走些弯路,或许你们就能早日修成正果了。

  您跟我说您很压抑,但是我没说话,现在我想告诉您当时我心中所想:遗憾一般都是一种美感,而美分多种,遗憾为最,不过若是分量多了,会让人窒息罢了。

  之后,您就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流着泪,看着大海。开始我还有点不知所措,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奶奶也在,她就躲在不远处的一处房屋。

  她陪您站了很久,从黄昏到晚上,她一直在背后陪伴了您这么久,为什么您没有发觉呢?

  奶奶啊,她就是豆腐心,您只要微微碰一下就化了,但是我发现的太晚了,来不及提醒您了,真的很抱歉。

  其实这也是一种遗憾,一种故事看似能HE硬被编剧写成BE的遗憾。所以,我以后看海总能莫名看出一丝美感,也许就是被这个场景触动了吧。

  您也曾玩笑般跟我说你发现奶奶很多奇怪的习惯,每当我追问下去时,您又笑而不语,当时我还有些奇怪那些“奇怪的习惯”是什么,直到我看见了奶奶,一切答案都迎刃而解。

  她总是会无意识的挨着身边的人,发觉后才连忙站直。她特别喜欢给我们取小名,比如:望望、江江之类的。但是比较奇怪,我们中有个人名字里三个字有两个“白”字,但是奶奶愣是没有喊他“白白”。

  其实她还有很多奇怪的小细节,这应该就是您所说的“奇怪的小习惯”了吧,我就不一一细说了,毕竟总得给您留一条“内裤”打底,秘密被扒光了,不好。

  您总是说奶奶蠢,但是麻烦您说她蠢的时候收敛一下皱纹和褶子,我理解的,毕竟人老了,对嫌弃和宠溺之间有误解,也正常。

  嘘,看破不说破。

  对了,听说2018的你们被粉丝成为魄魄。

  emmmm……那就——

  看魄不说魄吧。

  哎呀不知不觉,信已经写到结尾了,很感谢您能看完这不成文墨的内容,事实上,我的本意只是想问候一下2018的您和奶奶,顺便告诉您日后的“悲惨人生”,直到我复看一遍后,我有点惊讶,原来对于你们的故事,我竟然有种言无不尽的感觉。

  您会高兴的。我相信。

  我猜想这一生中最能为之动荡的便是爱情为首的感情,对您而言,除了奶奶,生命中也没什么可言唯一的东西了罢。

                           你们的说书人。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