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论杰克大人的百年往事》.END

#个人脑洞,贴合游戏的恐怖气氛

#私设预警!私设预警!私设预警!

#杰克大人这个造型真的超带感!为网易疯狂打call!!!再表白杰克大人的小细腰!!!

01

寂静的庄园上空永远弥漫着让人窒息的黑暗,残壁断垣坐落在庄园的每一处,乌鸦盘空,漠视着一切。它们也不知道在这里存在了多少年,或许十年,或许几十年,一批又一批的无辜者为了生存从它们的身边仓皇逃跑,它们静静的立在这里,见证了无数的生死角逐,无数的逃生者面对“死亡”的抉择。

有人绝望,有人幸运,有人胆怯,有人因此永生被困在庄园里,有人凭借自己的胆大心细逃出生天。

很少人知道这个庄园的存在,因为它意味着不详,意味着诅咒,没人知道它存在的原因,有幸逃脱的少数幸存者只知道,死神眷顾着这座庄园,因此派了恶魔镇守此地,惩罚那些罪大恶极之徒。

而那个恶魔,就叫“杰克”。

02

我不知道我现在身处何处,环望四周,这是座相对还算完善的教堂,我惊奇的打量着自己布偶般的身体,警铃响彻大脑整个神经结构,这时我才意识到——

那个游戏,开始了。

03

我弓着身体蜷缩在小孩般高的草丛之中,所幸这里的枯草还算茂盛,我屏着呼吸,恶魔杰克在周围游荡寻找,我右手捂在胸口那颗剧烈跳动的紫色心脏,但是我已经感受不到正常的热量,因为某种原因,我和其他的三个伙伴同时变成了布偶。

是杰克剥夺了我们作为“人”基本的权利,一切都是这个恶魔的杰作。

我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围绕着复杂的堆积物,双目紧紧的盯着恶魔杰克的一举一动,根据他的走位来移动自己,不让他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处,杰克的身影渐行渐远,紫色的心脏随着他远去黯淡消失,我长舒一口气,为自己的死里逃生感到庆幸,刚想站起来,双脚一软又重新摔在地上,我趴在地上心里先是一惊,还好是布偶的身体,布料撞击地面,发不出什么巨大的声音,才松一口气。

我不敢怠慢,立刻连滚带爬的奔向面前那台老旧的密码机,手指飞速的敲打着旧得发黄的键盘,时不时向周围窥探,确定没有杰克的靠近后又埋头破译密码,静谧的空气中是键盘敲打的声音,每一声都犹如雷霆之锤抨击着我的胸口,指尖破译密码的规律速度仿佛已经与我无关了,只是如机械般飞快的敲打,一声声干涩的声响都彰显着我强烈的求生欲望。

我向来就不信奉宗教,年轻时更是轻狂,做事根本不论后果。

现在我后悔了,只求在跑出去后,在父母双亲的坟墓前磕几十个响头,以证我的后悔之彻底。

铁门激活的铃声为荒谬的逃亡推向了高潮,我锁定了附近正在发亮的铁门,不顾一切的奔过去,身上崭新的园丁制服早已湿透,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不知道是不是我实在是罪孽深重,在铁门前输入密码的过程中,几个伙伴为了能够活着,竟然把杰克引向了我这里,引向了我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这里,可是他们不知道,这愚蠢的行为才是压倒他们唯一救命稻草的做法。

杰克右手的铁爪泛着森森的光芒,无情的砍在我身上,我应声倒地,趁着他捕捉剩下两个人的空档,狼狈的逃向了另一处,我不知道那个方向是哪里,我只知道那个方向能使我和恶魔杰克之间的距离隔开甚远。

04

好吧,的确我不是上帝的宠儿。

我逃向的那个方向是一个死角,没有往生的大门,只有一大片的乌鸦聚集在我的头上,偌大的庄园里,只剩下了我和杰克,一个布偶和一个魔鬼的生死博弈,要是放在外面的世界,这绝对是一个可以谈十年的笑话。

我找到了箱子,医生姐姐遗留的针筒躺在里面,我抓起针筒,暴力的往自己身上一扎,我感觉不到疼,因为它能让我有更好的精力去逃,去活着。

我蹲在箱子旁边,四处窥探,果然让我望见了右边的地上撬开了一道门。

地下室?

我不晓得,心脏闪烁着越来越强烈的紫光,我绝望的环顾着空旷的周围,要是逃向教堂里面的话,不仅会被发现,而且杰克的速度被正常人要快两倍,肯定会被抓住的。

我再次向开启的地门窥视,我面临的是两个选择。

一是被杰克抓回庄园,就像我那三个可怜的同伴,任人鱼肉任人宰割。

二是跳下去,但是我不知道这下面有什么,或者是比庄园更大的地下王宫,里面有比杰克更可怕的恶魔,等待着向我这样的亡命之徒自投罗网。

一个是极端的结果,一个是摇摆不定的结果。

我选择了后者。

认命的闭上眼睛就往看不见底的深渊跳去。

阴风疯狂的拍打在我脸上,我张开了四肢,享受着“临死”的愉悦,鼻腔充斥着呕心的恶臭,可我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也许,这是我作为活人,最后享受到的权利了。

05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时发现身体已经恢复了人的模样。

环境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恶劣,我躺在软绵绵的植被里,我自认从小便阅览珍稀花草无数,可是此刻我却傻眼了,周围的植物我一个都喊不出它们的名字。

我蹦了下来,原本被我压倒枝干的植物神奇的直起高大的身板,我很惊讶,没想到这片土地这么肥沃,每株至少都有三四米高。惊喜交错之余,我看见了一束光,我顺着光寻过去,一座庄重华丽的宫殿就伫立在面前。

我蹑手蹑脚的靠近城堡,指尖触及之处皆是一阵冰凉,明媚灿烂的太阳笼罩在上空,城堡却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气。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座城堡的用冰雕成的?

推开厚实沉重的冰门,迎面扑来的寒气让我下意识的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料,走廊的两旁都是冰,如镜子般清澈,在上面我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宫殿的中央是一支圆柱形的冰雕,光滑的表面上挂满了古老陈旧的相片,看样子像是这个家族的发展史,我顺着楼梯走向二楼,二楼的温度十分暖和,陈设也不像一楼大厅那般大气严肃,而是有种微妙的感觉,但是我也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二楼走廊的尽头只有一个房间,我瞬间提高了警惕,将门推开一条缝,一只眼睛的目光射进了房间里。

里面都是价格高昂的家具,中央摆放着一张粉红色的床,满满的青春活泼的少女气息,我等了一会,确定里面没人,之后才遛进去。

刚踏进去,我就呆了。

因为在大床的旁边放着一张梳妆台,梳妆台前坐着一位衣饰华贵的贵族小姐,圣洁白皙的蓬蓬裙边点缀白纱,窈窕的倩影勾勒着她惹火的身材,蓝白渐变的发丝随着窗外的熏风微微扬起,此情此景,犹如著名画家杜撰的一幅画,美得那么不真实,美得那么陶醉。

我壮着胆,侧着身,试图从镜面中看见这位绝世美人的样子。

我又呆了。

她消瘦的下巴像一把尖锐的刀,深凹的眼眶上是浓浓的黑眼圈,脸部的肤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白处布满了血丝,极其憔悴。

“来了就坐吧,想必一路逃到这里,也挺辛苦的。”她的声音非常动听,就像春天的莺鸟。

“您是,公主殿下?”

“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了您的皇冠。”

公主眼神黯然,伸手欲取下皇冠,我急忙跪倒在地,额头贴着地毯。

“民女拜过公主殿下!”

公主轻笑,走到我身边,抬起我的手臂。

“家国已破,谈何公主,小姐请坐。”

公主牵着我坐在床上,像朋友一样的语气向我说话,但又似自言自语。

“看来杰克还是没有收手,只是你既然从地窖逃走了,又为什么要回来呢?”


交谈中,我得知了公主和杰克是雇佣关系,这种关系他们维持至今已有百年了,我起初很惊讶,公主虽然有点萎靡不振,可是容貌却是二十多岁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已有百岁之人。

我也很好奇,她的经历。

一百多年前,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家,百姓安居乐业,国王夫妻是一对伉俪,在一年的春天生下了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公主,国王和王后倾尽了自己的所有爱,去保护他们唯一的小公主,可是小公主天生性格活泼,不愿意服从父王严格的管束。

有一天,叛逆的公主悄悄的带上自己的专属骑士,离开了王国,去到了一个荒废已久的山庄里面探险。

公主来到庄园里,和骑士过了几天安逸快乐的日子,她很快乐,小时候父王给她派遣了很多保护她的骑士,每当看见骑士们舞刀弄剑时神武的样子,年幼懵懂的她心中又羡慕又崇拜,可是当她真的去请教他们武术时,骑士们永远都是对她恭恭敬敬的,所教的都是不痛不痒的三脚猫功夫。

他们是怕她受伤,当时整个王国谁不知道国王和王国极其溺爱这位小公主殿下,而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公主健康成长,不让她受伤,他们又怎么敢真的教她功夫,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从此,公主便多了一道心结,她也求过自己的父王,可是父王总是说女孩子家不应该那么彪悍,会嫁不出去,一次次的失望让她整天郁郁寡欢,她甚至很羡慕自己的宫女,她们很自由,虽然寄人篱下,但是她们不用顾及所谓贵族礼仪,她们可以大声笑、大声说话,可以随意的交谈。

其实,她是很卑微的人,是父王和母后不断的催眠和压逼,促使她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矜贵的公主殿下。

这巨大的压力伴随了她十几年,她早就习惯了,而让她能抛弃礼义廉耻,不计后果的奔向庄园的人,是陪伴她多年的那位英俊帅气的骑士。

杰克在公主的心中永远都是一种大哥哥的形象,他既是严师也是自己的知己。

国王不让公主学武术。

杰克偷偷教她。

王后让她学习礼仪。

杰克在一旁趁着礼仪嬷嬷,就接过她手中沉重的碗,为她分担。

她想出宫,看看外面的世界。

杰克就带着她出去,看了一天的花灯。回来时候,是杰克独自揽下了一切,第二天,杰克的背上多了几条新伤疤,那场鞭打使他多年前遗留下来的伤疤重新裂开,好几天他都是趴着睡觉的。

这次,她彻底受不了繁重的规矩,她想逃。

他二话不说,当天晚上便携手与她一起出逃。

他是冷静沉稳的骑士队长,但是他愿意陪她一起幼稚。

“杰克哥哥,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永远都不要回去了。”

她背挨在杰克的怀里,玩弄端详着他的右手,他眼含笑意,收紧了搭在她腰上的手,头深埋在她颈中,贪婪的闻着属于她的香气。

“好。”

06

“之后呢?”

不得不承认,公主的经历的确挺传奇的。

公主动了动嘴唇想要继续说下去,脸色一变,非常惊慌的样子,她将我推到在床上,急忙拉扯着被褥。

她想干嘛?

我下意识的抓住胸前的衣服。

不行不行,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公主用被子将我裹起来。

“你给我滚出去!”

这话明显不是对我说的。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许你再伤害无辜,我住在这里已经快一百年了,不想离开了!”

“你还不承认?那你告诉我,你这一天了,都去哪里了?”

“滚,给我滚出去!”

然后,就是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

我从被子里探出头。

呼……热死我了。

“你没事吧?”

公主关切的问。

“我没——”

魔鬼杰克站在门口,他石板面具上的眼睛闪耀着熠熠金光,似乎在用仇视的眼神盯着我。

好……尴尬。

我干笑了几声,礼貌性的向杰克挥挥右手,将身上的被子统统向杰克扔过去,利用自己小巧的身体优势从他身边遛过去,正当我跑到楼梯的时候,衣领一紧,我被像拎鸡仔一样被拎起来,重新扔回了公主的房间。

“公主救命啊!”

公主将我护在身后。

“杰克,你再靠近试试!”

杰克立刻像钉在地上一样,岿然不动。头低得低低的,像极了……做错了事的孩子。

公主长叹一口气,走过去,温柔的托起他硌手的面具,此刻杰克的眼瞳强光已褪去,剩下缱绻着柔情的微光,公主美丽的脸庞完整的映在他金黄色的眼珠。

“杰克,收手吧。”

一颗晶莹的泪珠,无声的划出眼角,挂在公主精美的脸庞上。

“收手吧,一百年了,我已经活够了。”

我看见杰克的手臂动了一下,狰狞的右手五只机械铁手颤动,停滞在公主腰后的空中,理性的停下。

金黄色的眼瞳蒙上了忧伤的暗灰。

07

庄园原来的主人是一名来自东方的女巫,擅长巫术与傀儡术,女巫采集完冶炼材料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庄园多了两个人,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人类了,玩心大起,她先是给公主灌了药,公主沉睡了。

然后,女巫要求杰克要永远留在庄园陪她,并且传授给他自己的毕生所学。

杰克自知没力量反抗女巫,默认了。

女巫已经不满足于只有杰克和公主两个人在身边,她要更多的人陪她,陪她一起寂寞,陪她一起绝望,陪她一起孤独。

她需要有更多的新鲜血液充注进来,她开始着手创建一个满足自己私欲的死亡游戏。

而杰克就作为她的打手,默无声息的跟在女巫的身后,不帮忙不捣乱,就像个木偶挂件一样跟在女巫身后,女巫倒也不生气,有一个跟班跟在身后,倒是有种唯我独尊的愉悦。

女巫越来越喜欢差遣杰克,总是以各种借口出现在杰克身边,杰克也不抗拒。

因为他跟女巫约定,只要女巫觉得满意了,他就可以去一次高塔探望沉睡的公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女巫渐渐厌恶了自己创立下的这个游戏,每局游戏中的大部分逃生者都太弱了,不会走位,看见她也不会跑,只会跪在地上求饶。

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女巫走了,去更远的地方游历。

临走前说,如果杰克想救公主的话,必须要继续代替她坚持这个游戏一百年。

杰克就在这里,一守就守了一百年,这庄园有一种诅咒,长期饮用这里水土,那么这里的人会长生不老,青春永驻。

杰克开始修炼魔法,在进行抓捕逃生者的同时,也会偶尔会亲自做点饭菜送去高塔。

不知是什么时候,杰克身体内的魔法能量产生了副作用,他越来越容易操控弱小的人类,同时,他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是人类的模样。

08

“别动!”我抓起餐桌上的一柄叉子,抵在公主的咽喉处。

“如果你不想她死的话,就给我让开!”

杰克连忙让出一条道。

我“挟持”着公主,跑出了宫殿。

在茂密的植物丛林中,我放开了公主。

“你要带我去哪?”

“公主,您的骑士已经变成了怪物,为了保证您的人身安全,我必须好带你离开。”

“不用了,我不会离开。”

公主松开了我的手,莞尔一笑,我逆着光有些看得不真切,朦胧的光圈为公主周边镀上了光环,她就是天使。

“一百年了,就算是怪物,他也是我唯一的亲人……而且,我已经不打算再离开他了。”公主红着脸,娇羞的笑容宛如初放的玫瑰。

“但是我不能忘记身为公主的职责,我要保护我的子民,所以你还是走吧。”

“那公主你呢?”

“我……”公主顿了顿,有些犹豫:“你能在这等我吗?”

“好。”

公主向城堡毅然决然的走去,她转身的那一刹那,我想到了雅典娜,一位美丽和坚强并存的女性,她高贵,但从不嫌弃平穷,她智慧,却从不鄙视平庸。

我想,我大概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了。

09

电脑屏幕上的动画逐渐黑屏,显示出几个字。

“X月X号,游戏《第五人格》正式公测,请静候佳音。”

我将耳机一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不禁感叹一句:“这游戏的动画水平都可以做一个动漫了。”


End.

____

好吧。写完了,我都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