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宣』《水中镜月》.07

#孟美岐X吴宣仪


#冷艳杀手攻X傲娇公主受


(温馨提示:此乃不负责任、不顾后果的开坑,若有心情暴躁者、不更文就心情郁闷者,请慎入。)


——以下正文——


在距离《锦夕何惜珍惜》开拍的半个月前,在徐梦洁的监督下,吴宣仪成功的将一块腹肌瘦出马甲线,还特地在死党杨超越面前炫耀,天天见面都穿着露脐装,杨超越对于吴宣仪这种嘚瑟行为非常不爽,但是当每次看见吴宣仪玲珑的身材曲线,不禁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肚子,发出的长叹中夹杂着浓浓的羡慕和无奈。


娱乐圈里的每个剧组开拍前都会有个开幕仪式,比如拜拜天拜拜地上高香之类的,可是吴宣仪当天却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仅剩下暴露在外的一双白皙的胳膊,虽然完美的魔鬼身材被遮挡住了,#吴宣仪 衣品#的话题还是意料之中的长据微博的第一热搜,就紧挨着第二名#锦夕何惜珍惜 开机~#,就连第三第四个热搜都跟她有关。女人的嫉妒是天生的强烈,吴宣仪这种强大的流量力量不禁让同在剧组里的几个三线演员羡慕的红了眼,所以当吴宣仪还站在“祝贺开机顺利”的横幅下进行剪彩的时候,不约而同的站在一旁的角落里,彼此投过臭味相投而又默契的眼神,一场暗涌正在酝酿……


但作为主人公的吴宣仪,似乎并不曾感应到来自后方满满的恶意。


整部电影的思路是根据吴宣仪所扮演的何惜,在老年时期回忆起少女时代开启的,所以整个电影是以何惜视角展开,而在开机典礼结束之后,吴宣仪立刻回到了化妆间,坐在化妆台前边读着剧本边等待化妆师的到来,对于老年何惜的装扮,吴宣仪心中既是忐忑又是期待,期待着自己“老去”后的容貌,忐忑的好奇自己老去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


“宣仪!开机快乐呀!”


吴宣仪扭头一看,杨超越正拎着两大杯奶茶笑嘻嘻的站在她身后,望着杨超越自然流露的笑容,吴宣仪心中的紧张也松懈了几分,也回敬她一个微笑,亲切的牵起她的手。


“同乐,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还没轮到李锦夕出场吗?”


“是啊,今天我要去拍一条广告代言,所以就特意跟导演说将我的戏份推后一点,我这不是放不下你嘛,这才特意过来看看你。”


吴宣仪接过奶茶,神清气爽的吸了几口,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我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担心我受欺负不成?”


谁知杨超越眉头一挑,突然神秘兮兮的压低了音量:“你不知道思鱼出品的剧本有多抢手吗,这次连配角在娱乐圈都是有咖位的人,但是你看看你,这才刚进剧组多久啊,现在微博到处都是你的消息,这多高调啊,我是怕有人妒忌你,对你不好。”


杨超越一番苦口婆心似乎得不到吴宣仪的理解,只听见吴宣仪淡淡的应了声之后就再无下文了,吴宣仪知道杨超越的意思,她出道的这三年什么没见过啊,什么针对排挤没受过啊,而且这次剧本的含金量特别高,她可不希望为了一些不值得的小人,毁了这么好的一次表演机会。


很明显,吴宣仪这态度让杨超越有些束手无策,杨超越眼珠一转,一条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策浮现在心头,杨超越从包里掏出一支笔和一本子,“唰”的一声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一串号码,塞给吴宣仪。


吴宣仪一脸疑惑的接过那张纸团。


“这张纸上是我新电话的号码,你以后要是有事找我打这个电话就行了。”


“哇,杨老师,你这电话号码比换你家的新衣服还要勤快啊。”吴宣仪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吴宣仪打开联系人电话簿,点开联系人“超越妹妹”,顺便问了句:“那你之前的旧电话是不用了吧?”


杨超越眼神飘闪的停顿了一会儿,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额,昂,你随便吧。”


吴宣仪哦了一声,低头看向手机,杨超越双手从背后拥住吴宣仪,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吴宣仪毫无怀疑的将杨超越的旧电话号码删掉,存进了新的号码,嘴角浮现一道意味不明的微笑。


“哈哈哈很好很好。”杨超越大笑了几声拍了拍吴宣仪的肩膀:“我先走了,拜拜!”


杨超越心情愉悦的向吴宣仪告别,然后大步的走向外面,只留下吴宣仪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这是……吃错药了吗?这么高兴干嘛?”


杨超越一路心情雀跃的向剧组的每个工作人员主动打招呼,直到走到一个不是很显眼的角落,杨超越眼睛扫了扫周围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并确定他们距离自己还有一段相对的距离,方才灿烂的笑容已收敛了一大半,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等了一会,电话那头接通了。


“我这边已经搞定了,她也没有起疑。”


“嗯。”电话那头的人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辛苦你了。”


“嗯。”杨超越抿着唇,眼神复杂的盯着地上,她似乎是内心在作着某种斗争,挣扎着思考要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口。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电话那头的人也是个聪明人,看见杨超越久久不挂电话,起了疑问。


杨超越作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最终开口:“你还记得小轻吗?”


“……”


“她没有死。”


“所以呢?你告诉我这件事,跟现在有什么关系?”


杨超越咬了咬牙关,内心骂了句“笨蛋”。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现在没有跟你开玩笑……呼——”杨超越郁闷的长舒一口气。


“总之你好自为之吧,我已经提示到这里了。”


然后杨超越按掉了这通郁闷的电话。


再说回吴宣仪,自从杨超越离开之后,就一直坐在化妆间里无所事事的,她抬头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奇怪,这都半个小时了,化妆师怎么还不来……”


吴宣仪刚打算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外面有几个女人在窃窃私语,本来吴宣仪并无心听她们的家长里短,但她听到她们连续说了几句都是围绕着自己展开的,不禁驻足好奇的听听她们在说什么。


“哎呀,秦姐姐你怎么在这啊?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演戏啊,真是太好了,我们又合作了。”


“是啊,李妹妹真是好巧啊,你也在这啊,最近过得好吗?”


“诶——一般般吧。”那个姓李的女演员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无奈。


“怎么了妹妹?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烦住了?”姓秦的女演员也算是娱乐圈里低调不做作的实力派,她此时拉起那位眉头紧锁的女演员,关切的问了一句。


“诶姐姐你是不知道,现在的娱乐圈我真是越来越不想待下去了。”


“也不能这么说,再说了你进圈的初心不就是为了演好戏吗,怎么可以因为外界的因素丢弃自己的梦想呢?”


“这年头圈子里什么鸟都有,你知道前阵子刚获奖的那位吗?”


“额……你是说‘何惜’?”


“是啊,姐姐你知道吗,思鱼的选角都是出了名的严谨,可是……”姓李的女演员突然压低了声量,凑近了说:“可是我听说,吴宣仪这次是连试镜都没有就直接进了剧组……人人都说吴宣仪神通广大到连思鱼都能扯上关系……”


“你别乱说,这里是剧组,更何况……我们都是小演员,一线艺人与公司的关系本来就乱……我们还是别管这些了,专心演戏吧。”


“但是!姐姐你真的不管管吗,那个吴宣仪现在气焰可高着呢,您又是前辈,这次她跟你的对手戏这么多,您更应该好好磋磨一下她啊,不然以后她肯定能更嚣张!”


“噗——”听到这里吴宣仪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来杨超越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她这连造型都还没定好,就有人坐不住散播谣言了,一般来说,娱乐圈里谣言并不少,每个艺人只要有点名气,都必须要经过这一关,但是每个人面对的选择都不同,有的人会极力解释,有的人会极力逃避,有的人不闻不问。而吴宣仪的选择都不在这些范围里面——她选择的是,反击。


“谁,谁在那里?”


“是我。”吴宣仪看见被发现了,并没有心虚,而是坦荡的站了出来,礼貌的向两位前辈问好。


“你们好,我叫吴宣仪,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吴宣仪的出现,那位方才还义愤填膺的“造谣者”明显的慌了神,她看了看两个女人一眼,又怯生生的瞟了吴宣仪一眼,默默的躲在姓秦的女演员身后。


“宣仪你好,我是秦步语,这位是李丽丽小姐。”秦步语简单的介绍过后,又亲切的问:“怎么这么巧,宣仪也路过这吗?”


“哦,不是路过,我的化妆间就在这里,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聊天了。”吴宣仪带着歉意的笑笑,然后看向李丽丽,而李丽丽此时正低着头紧张的抓着自己的手,不敢跟吴宣仪对视。


吴宣仪心中暗自嘲笑了眼前这个叫李丽丽的人,有胆造谣却没胆面对,这不就是那些网络上自诩正义的键盘侠才做的事吗,这种人她上次见的时候还只是在黑她的微博里呢,没想到在现实里她也见识过了。


“秦姐姐……怎么办啊,她该不会听见了吧……”李丽丽紧张的拽了拽秦步语的衣服,秦步语也皱了皱眉。


“丽丽姐,没错,我是听见了。”吴宣仪微笑着,双臂环保在胸前。


吴宣仪的供认不讳,连秦步语都有些惊讶。


这姑娘也太直率了吧。


“只是,两位姐姐,我这儿有几句无伤大雅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说?”


秦步语知道现在的场面一度很尴尬,她看见吴宣仪好像并不打算跟她们计较的样子,立刻顺着她的话接下去:“你说。”


“现在呢是2018年的中国,是法制时代,每个生活在中国的公民都有自由言论的权利,旁人无法干涉——但是,自由言论也是有边境的,我这儿有一件故事,跟两位姐姐刚才讨论的事情很像,我也是突然想起来的就一起说了吧,就在去年我们剧组刚刚杀青结束,导演邀请我们主演们去吃饭,本来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但是后来被有心人看见了,结果事情越传越开,后来就越来越难听了,说我与某某某导演上床,被潜规则然后才拿到了一个角色,其实当时呢也是猜测,没什么真凭实据。”


吴宣仪特别加重了“真凭实据”这几个字,然后又瞟了李丽丽一眼。


“然后你们猜怎么着?我起诉了那些造谣者,没几天那些人就全部被抓住了,一判就是两年的坐牢。”


李丽丽一听“坐牢”两个字不禁全身一抖。


李丽丽的微表情哪逃得过吴宣仪的火眼金睛,心中对李丽丽的鄙视又加深了几分,觉得震慑得差不多了,她才不紧不慢的补充一句话:“对了,两位姐姐是第一次和思鱼合作吗?”


“不是,我这次是第三次接思鱼的剧本了。”秦步语说。


“哦,那以后我可要多多请教步语姐了,虽然我这些年演过的电视剧不少,但是跟思鱼这种大公司合作还是会有些紧张。”


吴宣仪笑着看向秦步语。


秦步语明白吴宣仪话里的意思,她是想告诉她们两个,她跟思鱼没有任何裙带关系,她在这里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新人,需要前辈和导演的教导,她跟这里的全部演员一样,都是刚进组的人,一切都要从零打造。


“好,一定的,我们先走了,今天的事……”


“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也不会说。”


“好,谢谢,打扰了,对不起。”


“没关系,再见。”


——


天呐我突然发现我这文的路线越来越像宫斗大戏了QAQ,你们会不会看不懂啊?怎么办怎么办,在线等评论~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