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魄』《伪·宠物情人》.0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熬到鬼鬼参加明侦录制的消息了,那又怎么少的了我的三分钟激情开坑呢?


此坑为HE甜饼,看客们可以放心食用。





今天鬼邻居的交稿日期到了,昨天还在大吃大喝的鬼邻居现,在正坐在电脑桌前手速快得飞起的在键盘前码字,争分夺秒的与时间做最后的斗争。


最终,在时针刚好踏正晚十一点的时候,鬼邻居将最后一份稿发到了主编的邮箱里。


鬼邻居如释重负的伸了个懒腰,从丹田里释放出憋得很久的一口浊气:“呼——大功告成!”


刚赶完稿子的鬼邻居就像刚刚被重力压过的皮球,现在正用北京瘫的姿势像一团泥一样搭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鬼邻居觉得有点饿了,她点了点钱包里上次用剩的稿费。


“嗯……这个数额应该够了吧。”鬼邻居嘟囔道。


她高高兴兴的出了门,在她家的附近有一个手艺尚佳的大排档,每次当鬼邻居熬夜赶完小说稿的时候,她总会习惯性的去那家大排档犒劳一下饿了半天的肚子。


“鬼鬼,又来啦。”大排档的老板是一个发福的中年大叔,此时他正围着围裙,用最亲切的笑容问候鬼邻居。


“是呀,刚赶完稿子我就来你这了。”鬼邻居甜甜的笑容里有着些许疲惫。“还是老样子,多了我也吃不了。”


“好勒,你等着,大叔给你弄。”


不一会,大叔呈上了十几串烧烤和三罐啤酒,深夜的大排档总是热闹的,鬼邻居只能坐在比较靠角落的座位里,闻着从别桌飘过来的食物的香味,她早就饿得受不了了,看见自己点的东西终于上来了,她仓促的跟大叔说了声谢谢,就赶紧开动了。


咬着撒过孜然的羊肉串,再喝几口啤酒,那种浓烈的可口碰撞在一起是多么的鲜明,而这些简单的民间食物对于每天普普通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就是对于辛苦加班后无声的慰问。


经过一番风卷残云后,吃饱喝足的鬼邻居付了钱,带着几分醉意摇摇晃晃的就走回家了,上楼的时候鬼邻居一边走还一边嚷嚷,说着什么终于成功战胜恶魔主编的胡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上到了几楼,模糊的找到自己房子的所在方向,鬼邻居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钥匙居然不在身上,这时她突然就耍酒疯了,直接拍门大喊。


“开门,开门啊!”鬼邻居用力的拍着,要知道夜深人静最经受不住的就是噪声了。


不久后,门就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休闲服的棕发男生,此时他的衣袖已被掠到了关节处,手臂结实粗壮的肌肉线条却与他清秀英俊的脸不怎么相配,脸上堆满了被打断复习后的不爽,眼睛里透着寒气的俯视着鬼邻居,但是鬼邻居明显感受不到这股能将她杀死的目光。


“大姐,你找谁啊?”白小爷低沉磁性的嗓音里夹杂着些许不满。


“你谁啊……这,这是我家诶,我干嘛要听你的?起开。”鬼邻居不管不顾的直接冲进去了。


“喂喂喂!”


白小爷还没反应过来,鬼邻居已经躺在沙发上了,白小爷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泰迪一般的发型,他站在原地想了会对策,犹豫半晌后他打算上前试图将鬼邻居拉起来再跟她好好谈谈。


“这位大姐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看清楚,这里是我家。”


白小爷不由分说的拉起鬼邻居的胳膊,想让她离开自己的沙发,可是鬼邻居这边不配合的乱踢乱撞让白小爷完全招架不住,白小爷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对于眼前的陌生女人他本来不想有过多的肢体接触,可是鬼邻居这种疯狂的顽抗让白小爷不得不钳住她的手腕,然后将她扛在自己的右肩上,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扛到门口,然后毫不客气的将她扔到门外,拍拍手后关门,完全不理会鬼邻居在门外大喊大叫。


“诶诶——你谁啊,你凭什么赶我出家门口,你……你给我出来!”


喊了一会,门内完全没有反应,鬼邻居竟然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嘴里说着一些什么被抛弃的胡话,边敲着门求里面的人不要抛弃她,最后她就是这么睡着过去了,再然后她好像听到了吵闹的声音,但是她已经太累了,再无力去管其他的东西了,她只知道在梦里,她好像躺在一堆软绵绵暖和的棉花上,睡了一个香甜的觉。


直到第二天的太阳从窗外照射进来,朝气蓬勃的气息将鬼邻居从睡梦中叫醒,鬼邻居懵懂的揉揉自己的眼睛,下意识的去找手机,结果摸了半天都找不到,抬头无意中看见墙上挂着的钟显示现在是八点四十分。


“哦……才八点啊,继续睡。”


鬼邻居扯过被子盖过头,躺了两秒之后身体像被弹簧撑起来一样,“唰”地一下就坐起来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俨然一副睡意全无的模样。


“不对啊,我家墙上没有挂钟啊……嘶头好痛。”


鬼邻居昨天的酒劲还没过,现在的头还在隐隐做痛。


鬼邻居略为呆滞的环望了下四周陌生的环境,脑袋里仿佛糊了浆糊一样空空的,她只记得昨天一不小心喝多了酒,然后她回家发现门打不开,然后她敲门看见一个男人走了出来,然后她又被赶了出来……然后她好像在哭,然后然后……然后就不记得了。


“天呐,我不会走错门了吧!”


一想到昨天她单刀直入一个陌生男子的房子,她检查了一下自己衣服是否整齐以及身上有没有什么痕迹,呼太好了,我还是那个完整的我。


鬼邻居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她应该盘算怎么办了。


怎么办呢,这个屋子的主人现在会不会在家?但是应该不会吧,这个时间点应该正常人已经上班或者上学了吧……emmmm……


鬼邻居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跳推开了房门,果然看见她最不愿意看见的场景——面前的沙发上露出了一颗脑袋,棕色的呆毛翘着,他好像是在看电视,鬼邻居尴尬的向门口那里挪动自己的脚步,试图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她刚刚来到沙发后方,一把低沉的声音活生生的把她吓出一身冷汗。


“你去哪?”白小爷慢慢的扭过头,冷淡的盯着她。


鬼邻居没敢转过身与他正面交锋,只是支支吾吾的道歉:“额对不起啊,昨天……昨天我不是故意的,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吧……”


“不计较?鬼邻居,难道你就这么喜欢大半夜跑到别的男人家里来吗?”


“哈?”鬼邻居愣住了。


他怎么知道她叫鬼邻居的……而且这把声音鬼邻居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扭过头,看清楚了白小爷的脸。


“啊!白白怎么是你呀!”


白小爷的出现完全出乎鬼邻居的意料。


但是白小爷现在完全一副不是很想搭理她的样子,扭过头,双眼望着天花板。


鬼邻居看见他这副高傲的态度,心里不禁有些不高兴,她快步走到白小爷身边,一巴掌从白小爷脑袋上的呆毛上拍下去:“你这臭小子,我好歹也是你半个姐姐吧,你怎么这么跟姐姐说话呢!”


“喂,你干嘛一见面就打人啊!”白小爷捂着自己受伤的脑袋,一脸的不可思议。


“打的就是你,哼。”鬼邻居还颇为得意的看了他一眼。“对了,你怎么来北京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啊?”


“跟你说有用吗,你这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会半夜敲别人门的家伙。”


鬼邻居再一次狠狠地敲了他的脑袋。


“白小爷!”


“干嘛啊!”白小爷此刻的眼睛里写满了惊讶和愤怒。


鬼邻居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总是喜欢打他头。


在鬼邻居的强追不舍之下,白小爷最终抵不住她一个个拳头往自己身上挥,终于说出了原因。


白小爷和鬼邻居从小一起长大,相处日常都是兄弟的那种,一言不合就开打,而且每次一开始都是白小爷占上风,但是到后来都是鬼邻居狠狠地欺负了白小爷一顿才满意的收手,鬼邻居本来比白小爷大四岁,所以当白小爷还在读高中的时候,鬼邻居已经大二了,毕业后的鬼邻居进入了漫画和小说的这一行,但是遗憾的是,鬼邻居的目前签约的出版社是一家写作平台,再加上她的画画天赋是天生的,暂时没有公司签约她的漫画,所以目前只是一位写推理小说的小作家。鬼邻居原本的个性就十分懒惰,没有什么必要的事情她能一个星期不出门,再加上出版社那边对她的小说十分看好,所以她现在的工作压力很重,跟白小爷和家里的联系逐渐就淡了。


而白小爷呢,也在高中毕业之后成功考进了北京大学的历史系,然后就从家乡搬到了北京,兴许真的是凑巧吧,鬼邻居和白小爷的住所只有一层天花板的距离。


“哇,你居然进了北大诶!好厉害哦白白!”


白小爷只是嫌弃地瞥了鬼邻居一眼,敷衍的说:“行了行了,你这副羡慕的样子就差在没留哈喇子了。”


“诶,但是你搬过来怎么不跟我打个电话啊。”


“我妈听你妈说,你整天忙着写稿子忙得很,就不想打扰你了。”


“这怎么能算打扰呢!”鬼邻居不服的跳上沙发,跟白小爷坐在一起。


“诶我跟你讲啊,我们俩呢现在也算是北漂了,大家都是外地人,来北京这种一线大城市打拼不容易,既然你来了,那我们俩以后就互相扶持互相进步啦,我这样是不是很为你着想啊哈哈哈!”鬼邻居说到这里爽朗的笑了起来。


“打住,谁跟你是外地人,我本来就是纯正的北京……北京本地人。”


白小爷这里突然停顿是因为想到远古时期居住在北京周口店的北京猿人,所以才突然来了个急转弯。


呼……还好及时收住了,不然要是让鬼邻居知道了这个梗,她不得笑话他很久。


“哈?但是我之前没有听你说过啊?”鬼邻居攥着自己的衣服,苦思冥想了很久。


“我是没说过,那你听不出来吗?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学我说的儿化音了?”


鬼邻居想了一会,好像的确是这样没错,白小爷无奈的摇摇头,暗自骂了句“笨蛋”。


“咕噜咕噜。”鬼邻居的肚子已经发出了鸣叫,她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肚皮,笑着向白小爷求助。


“嘿嘿,白白~”鬼邻居拉了拉白小爷的衣角,语气颇有撒娇的意味。


“冰箱里存着一些火腿肠和鸡蛋给你弄早餐,我要去上课了,出去的时候记得给我把门关上,以后别再这么冒失了。”说罢,白小爷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几本书后打算起身,却被鬼邻居一把按了回来。


白小爷看着鬼邻居眨巴眨巴的眼睛,以及嘴角微翘的弧度,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着“我不会弄早餐,你顺便帮我做了吧”这几个字,白小爷却将头一拧不看她的眼睛,鬼邻居这就急了,捏着白小爷的下巴,强行将他的头掰过来。


“你看着我!”鬼邻居前一秒才弥漫着威胁的眼神,下一秒已变得委屈巴巴的,晃着白小爷的胳膊,用软软的语气说:“哎呀,白白你就帮帮我吧,你明明知道我从小到大都不是会做饭的料,万一我再把你家厨房变成爆破现场怎么办啊……”


白小爷想起了以前的某一天,鬼邻居吵着嚷着要自己做饭结果把自己的锅炒炸了的事故,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举手投降。


“得,您歇着,我弄,我弄还不行嘛!”


“嘻嘻,谢谢你白白,有你真好!”


“少来!”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