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魄』《伪·宠物情人》.02

最近这个星期对我来说可能是多事之秋,事情也比较多,就算是这样也阻挡不了我更魄文的步伐!!!QAQ

我终于在明侦上看见鬼鬼了,看见这个女孩有这么多人爱着宠着,我真的很开心,明侦真的是个大家庭,都把我家鬼宠上天了嘤嘤嘤。

就算是人设,就算是虚拟的世界,但这个女孩值得所有人爱这件事是真实的。







滴滴滴——

清晨八点钟的闹钟清脆的响起,伴随着星星碎碎的鸟鸣声传入鬼邻居的耳里,今天的晨色格外温柔的映入鬼邻居略为凌乱的房间里,熹微的光芒填充了粉色为主打色的房间,将粉色的墙帖,粉白的电脑桌,粉色的床单照得格外清楚。

没错,如你所见,粉色就是鬼邻居的最爱。虽然白小爷经常吐槽她这个专门写恐怖推理的变态小说的变态小说家,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么少女心爆棚的颜色?

刚交稿后的时光对于鬼邻居来说就像是生活在天堂一样美妙,因为在这些日子里,没有主编凶神恶煞的催稿,也没有连续熬夜的艰难赶稿,鬼邻居只需要领着刚到账的稿费到处挥霍就可以了。

闹钟的聒噪被鬼邻居按掉,睁开惺忪的睡眼,揉了揉自己头上因睡相不好乱作一团的粉毛,爬起了床。

鬼邻居生平有两大嗜好,一个是购物,一个是睡懒觉。

但是今天,平时睡到十二点的她却在八点钟就起了床,头上及肩长的粉发被她用一条橡皮筋简单的扎在颈后,一身紧身有弹性的运动装,整个人看上去元气满满的。

今天的鬼邻居破天荒的想要减肥了。

这个原因还得从鬼妈妈身上说起,现在一眨眼鬼邻居已经25岁了,但是她到现在完全没有就快步入大龄剩女的行列,依然每天做着她的阳光小肥宅,每天赶赶稿子逛逛微博以及闲暇的时候画画漫画,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但是精明的鬼妈妈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每天都给自己的女儿煲电话粥,做心灵鸡汤,甚至还亲力亲为的为女儿安排了几场相亲,但是都被男方在见面的第一场拒绝了,原因就是因为她那张圆圆的小脸蛋以及……咳咳。

不止鬼妈妈,其实鬼邻居也意识到了自身的肥胖问题,被通知不用进行下一步约会的鬼邻居回家后经常照镜子,捏了捏自己肉肉的脸蛋叹了口气,对着镜子里倒映出微胖的自己说一句:“减肥吧!”

鬼邻居站在晨曦之下,被温暖的气息包围着鬼邻居都觉得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鬼邻居开始用匀速绕着小区跑了起来,刚跑了一圈鬼邻居微喘着气,跑完第三圈的鬼邻居的额头已经可以看出有不少汗珠渗出,跑到三圈半的时候鬼邻居已经完全没力了,脸色微白,右手撑着腰,内心已经举起了小白旗。

算了算了,果然运动还是不适合我,我还是回去做我的阳光小肥宅吧。鬼邻居心想。

鬼邻居虽然缺少运动细胞,但是她还是懂得在跑完步之后要走一圈的道理,但当她走到半圈的时候她的胃开始有点翻涌起来,鬼邻居扶着路灯,想吐但是又吐不出来,鬼邻居又喝了两口水但是完全不见有好转,不祥的预感从鬼邻居的脑海里浮现,完了,该不会是因为今天只吃了点饼干的原因吧……天呐她再也不敢不正经吃早餐就运动了。好不容易,鬼邻居拖着不适的身体终于来到了楼下,此刻她的视线已经有点模糊,行人与景物渐渐模糊直到融为一体,鬼邻居咬着牙,凭借偶尔清晰的视线勉强的上了楼,就在她绝望无助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宛如天神降临般从她的头顶响起:

“鬼鬼?苍了天了,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白白……救我。”鬼邻居顶着昏涨的脑袋,向不真切的前方伸出了手,直到一阵天旋地转,鬼邻居已经不省人事了。

但是模糊中她还能听到一些声响,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轻,就像畅游于云层般自由,又好似在被窝一般温暖。

不知道过了多久,鬼邻居睁开眼睛,眼前的布置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额头清凉的触感不断的传递入大脑,她的意识也逐渐清醒了。

咦,这不是白白的房间吗?

感受到床上人有异动,白小爷马上从书里抬起了头,鬼邻居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担忧和些许责备:“你醒了啊?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咱还是去一趟医院吧。”

“白白。”鬼邻居声音有些沙哑,她坐起身子,偷偷看了眼墙上的钟。

“白白……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在学校里吗?”鬼邻居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给白小爷带来了麻烦,所以她说话的语音软软的,低着头,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没事,我已经请假了。”白小爷爽快的回答让鬼邻居感觉他似乎不在乎能不能去上课一样。

“鬼鬼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又熬夜了?”白小爷严肃的盯着她眼窝下淡淡的黑眼圈。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偷窥我了?”鬼邻居匪夷所思的看着白小爷,那眼神就像白小爷是变态一样。

白小爷懒得跟她计较,又追问了一句:“而且你今天是不是没吃早餐啊?”

“哇!白白你也太聪明了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呀?”鬼邻居瞬间瞪大自己水灵的双眼,满脸都是对于白小爷的好奇与不解。

“少来,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没有吃东西就出去跑步了?”白小爷无视了鬼邻居投来仰慕的眼神。

“唔……也不是完全没吃啦,就吃了一包饼干还喝了一瓶水,吃完之后我还觉得挺饱的。”鬼邻居回忆道。

“等等,你说你只吃了一包饼?”

“对啊。”

白小爷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气的是鬼邻居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居然还不懂早上不能空腹运动的道理,笑的是白小爷今天也算是大开眼界了,世界上绝对找不出比她还蠢的人了,这种人啊,最适合被骗了。

鬼邻居吃了点白小爷烤热的面包,突然大腿一拍像想起了什么,紧张的对着白小爷说:“白白今天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哦,尤其是我妈!”

“为什么?”

鬼邻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露出可爱的笑容:“嘻嘻……主要呢,我明天就要去相亲了,我妈要是知道我在相亲之前出这档子事,肯定又得骂我一顿了。”

白小爷的脑神级反应得特别快,迅速捕捉到了鬼邻居话里的重点,他先是楞了几秒,然后才回过神,略为呆滞的问道:“你……要相亲了?”

“是呀,其实我本来不想去的,但是我妈——”

“那就不要去啊。”此话出口之快,白小爷自己都吓了一跳。

“啊,但是我跟男方那边都约好了诶……”鬼邻居显然对白小爷的反应有些出乎意料,回话的语速慢吞吞的。

“我,”白小爷一时词穷了,不过还真是佩服他的反应之迅速,慌神一下子之后又很快不着痕迹的把话圆了回来:“我是说,你今天才刚刚晕倒,这就证明这种疲惫在你身体里积累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你必须要休息几天。”

“可是……”

“如果你不想以后有后遗症就听我的。”白小爷坚定的说,眼神中还闪烁着几分蜜汁自信。

鬼邻居知道白小爷这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乖乖的躺下继续睡觉了,白小爷见鬼邻居如此乖巧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激动也有些不安,中午是阳光是明媚灿烂的,橙黄色的光芒透过大玻璃窗打在鬼邻居的侧脸上,另一边脸投影出的阴影将鬼邻居棱角清晰的脸部轮廓勾勒得更有立体感,胸口跟随着均匀的呼吸频率起伏,可能是因为阳光比较刺眼的问题而微皱着眉头,平日里只知道嘻嘻哈哈的脸也陷入了宁静,阳光在她的额头上抹一缕高光,仿佛是沉睡的精灵一般,朱唇微张合着,还泛着诱人的水光。

白小爷内心漏了一拍,但还是表面假装镇定地伸手将窗帘拉上,然后快速回头注视着她,果然感受不到阳光的鬼邻居眉头渐渐舒展开,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白小爷又回到床边,撑着脑袋,开始仔细的端详起这个女孩,眼前这张脸于他而言并不陌生,小时候经历过的种种现在像电影一样一幕幕的从眼前掠过,所有相识的点滴汇集成奇妙的河流,从白小爷内心燥热的田地里淌过,滋润着他因某种思念干枯已久的心灵。

或许还在熟睡的这个笨蛋还不知道,他这二十年来一直在默默的追随着她的脚步,从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到高中,最后从台湾到北京。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女孩成为了他心中不可磨灭的存在,他事事迁就她,她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炸毛,总是喜欢对着他拳脚相向,其实他并不是打不过她,只是偷偷享受着与她每次相处的时光而已,因为这种奇妙的化学反应只有他们碰撞在一起才会产生,从某种层面上说,他占有了她二十多年,她也照亮了他的人生二十多年。

白小爷的家庭环境很枯燥,家里人都希望他能出人头地,所以他在还没有遇到她之前,他的生命只有书中的黄金屋,但是她出现了,他的人生从此多了两样东西——那就是爱情和她。但是他自己觉得,这两种东西其实都是一样东西,因为爱情和她,缺一不可。

坚守了二十年的思念现在化作我追随你的动力,但是我现在不敢张扬,生怕我埋藏多年的唐突吓跑天真懵懂的你,我现在只能慢慢的将这个故事告诉你,你准备好了吗?我的傻姑娘。

白小爷的嘴角不自觉的划上了一道弧度,又换了个姿势继续盯,千般万般的思绪在脑海中划过。

 
评论
热度(24)